Home >  > 魏东

魏东

0

读史使人聪慧,读史使人明智
偶尔从网上挖到一篇写327的旧闻,一时手痒,就贴上来,疑义相与析
前面讲中财系,有点意思
中间讲327,老生常谈
后面讲八卦,桃色新闻

本来在放大假,突然老爸打了电话来说,魏东死了。
无语。
魏振雄太老,魏锋太面,小陈虽然有人大吴晓求的学脉,但是毕竟还上不了台面。也就是说涌金系完了,湘军最后的主力国金证券九芝堂要易帜了。
看惯了江湖上的恩恩怨怨打打杀杀,知道魏家早晚是这个结果。可是总以为他们为人还算谨慎,学识也有,后台也够硬,应该不至于这么快。现在想起来,心里不知道是该悲伤还是该庆幸。
总之,一个时代结束了。
魏东是个人才,他最出名的战役是在1995年国债327事件中,代表中经开出战上海万国证券公司总裁管金生和辽国发的高原和高岭。
这是一场没有悬念的大战。
魏东的某关系人某某某教授在大战前一天就在某某部开会,从会计司打印室里亲自拿了一份本来属于国家最高机密的关于“保值贴补率”提高到12.98%的红头文件回家给儿子看。
所以,魏东枪挑小梁王根本就是管金生自找苦吃。

财政部,税总,人行对于中财的人来说就是自家的后院,而中财则是他们的高干养老院。大家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尽可以华衫尽去,坦诚相待。海派的管金生就不明白这些道理,才会有此下场。

所以,当辽国发的高岭被劝降后,管的末日就到了。细节可以从下面看到,描述还是挺靠谱的:(见沙发)

中经开在这一战中获利72亿,魏家的跟风盘获利大概2-3亿,中财系人马纠集了江浙财团瓜分了万国证券。中财很多老师腰缠万贯,都是奔驰接送来学校给学生上课,一是为了培养自己的嫡系部队,二是为了能经常听听老大们的教诲。
中经开后来在银广夏事件中赔得精光,魏家却创建了涌金系,控股了国金证券九芝堂,成了朱派方式作庄的最后一支民间力量,人称江湖最后一个大佬。

后来中财系在三党相争中损伤惨重,戴湘龙被贬天津,金人庆暗淡下野,李金华明哲保身。现在魏东一死,中财系在证券口就剩个刘宏贺强龙涛还象个人样,已是残花败柳,不复当年之勇了。

再加上2003年,SARS在中财肆虐杀人夺命,连续死了几十员老将。他们留下的空白,没有人可以填补。

老中财的时代结束了。

抄首诗,纪念一下那个渐行渐远的时代。

七律 悼 魏 东

涌金山上涌金泉,巨鳄游来口滴涎。
千番考证东添压,百度谦恭主难眠。
满眼辉煌招鬼忌,全心苦斗挨神鞭。
豪门敢在高楼跳,不恋荣华原作仙。

纪念赫赫有名的“国债327事件”

思考中国股市和股指期货的未来

概述——————1995年国内国债期货交易如火如荼

“327”是国债期货合约的代号,对应1992年发行1995年6月到期兑付的3年期国库券

该券发行总量是240亿元人民币

1995年2月23日,上海万国证券公司违规交易327合约

最后8分钟内共砸出1056万口卖单,面值达2112亿元国债

最终因政府干预万国亏损16亿元人民币

国债期货因此夭折

英国《金融时报》称这是“中国大陆证券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具体情况-------是当时以上海证券交易所交易量最大最活跃

其中多空两大阵营汇聚当时中国证券市场的风云人物

空方为当时号称“上海滩证券教父” 的上海万国证券公司总裁管金生

和“辽国发”高原和高岭兄弟2人为首

多方则是以当时财政部直属的“中经开”为首的上海和江浙一带的私人大户

其中包括安徽的后来创立国元证券的陈树隆

和深圳大鹏证券董事长徐卫国及其他江浙个人大户

这是一次总的来说是疯狂瓜分国有资产的豪华大餐啊

躺下了一个万国证券---------造就了大批千万亿万富豪!

管金生为首空方是“中国证券市场早期最有思想的一批市场派人士”

他们更相信自己的分析

多方则纯粹是一批“黑幕消息派人士”,他们炒的是“内幕消息”

这本来是违法的,可是在中国从来都是“老实规矩的人吃亏”

不违法打点“插边球”是任何领域都很难赚到大钱的

具体细节-----327国债应该在1995年6月到期

它的9.5%的票面利息加保值补贴率,每百元债券到期应兑付132元

与当时的银行存款利息和通货膨胀率相比,“327”的回报太低了

于是有市场传闻,财政部可能要提高“327”的利率,到时会以148元的面值兑付

但上海三大证券公司之一万国证券的总裁管金生不这样看

他认为高层正狠抓宏观调控,财政部不会再从国库里割肉往外掏出16亿元来补贴327国债

于是管金生率领万国证券巨资做空操纵市场

多方则为财政部的直系券商,他们及其客户大举建立“多头头寸”后

就大举公关到北京财政部大举游说

不知道当时的财政部官员到底受了多少贿

因为财政部本来是最不想提高“保值贴补率”的

因为这样他就要拿出许多真金白银16亿来给买国债的人

最后终于被他们成功游说了当时财政部所有官员甚至直通总理

将“保值贴补率”再次提高到12.98%

这就是将万国证券和辽国发逼死的根本原因

这次正当所有空头们都以市场化的眼光来看“保值贴补率”不可能再增加

而结果却让他们大跌眼镜,

“保值贴补率”竟然提高到12。98%!

327国债价格井喷!

本来,“辽国发”的高岭早就听别的朋友说“保值贴补率”要继续提高

只是他一直不敢相信正在这几天

他才刚刚又调集3个亿资金(放大40倍做国债期货相当于120亿资金)

准备继续大举做空与多方决一死战(许多空方同盟军都戏称高岭调来了3亿军饷!)

最后一天晚上当他确知“保值贴补率”最终被提高到12.98%时

他不由得悲叹:在中国证券市场还是要关系,要有铁后台,这样才可以赚到钱

于是当晚他买通了许多别的单位席位上的“红马甲”

在第二天早上立即将其50万口“空单”平仓同时追加“买入”50万口反手做多

辽国发的高岭“临阵叛变空翻多”将万国证券的管金生送上了不归路

当327国债被冲到151.3万国证券全线亏损几十亿并爆仓

想我们的“上海滩证券教父”怎么可能服气而将自己辛苦多年创立的万国证券毁于一旦?

具体交易细节------1995年2月3.27合约的价格一直在147.80元—148.30元徘徊

2.23日提高327国债利率的传言得到证实

百元面值的327国债将按148.50元兑付

一直在327品种上与万国联手做空的辽国发突然倒戈改做多头

327国债在1分钟内竟上涨了2元10分钟后共涨了3.77元

327国债每上涨1元----万国证券就要赔进十几个亿

按照它的持仓量和现行价位,一旦到期交割,它将要拿出60亿元资金

毫无疑问万国没有这个能力

管金生铤而走险,16时22分13秒突然发难,总共砸出1056万口卖单(当时需保证金14亿)

按照上交所的规定,国债期货交易1口为2万元面值的国债

最狠一笔管砸出高达730万口的卖单为1460亿元,而当时“327”国债总共有240亿元

把价位从151.30打到147.50元,使当日开仓的多头全线爆仓

这个行动令整个市场都目瞪口呆,若以收盘时的价格来计算

这一天做多的机构,包括像辽国发这样空翻多的机构都将血本无归

而万国不仅能够摆脱掉危机,并且还可以赚到4 2亿元

最意外的是当时上交所总经理尉文渊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中国国债贴息会如此方式

美联储调息时都是0.25%地调

咱们一下子竟然就是5个百分点

当天下午他陪证监会期货部主任耿亮在交易场内

耿亮说国债期货管理办法修改完了准备发布

尉文渊正在为此高兴突然发现市场上气氛不对劲

各地国债市场都是向上的大涨突破性行情

只有“327”价格大幅下跌

交易量突然放大了许多---出事了!

夜里11点尉文渊正式下令

宣布23日16时22分13秒之后的所有327品种的交易异常是无效的

该部分不计入当日结算价、成交量和持仓量的范围

经过此调整当日国债成交额为5400亿元

当日327品种的收盘价为违规前最后签定的一笔交易价格151.30元。

上交所没有公布管和万国的名字但是万国在劫难逃

如果按照上交所定的收盘价到期交割---万国赔60亿元人民币

如果按管金生自己弄出的局面算---万国赚42亿元

如果按照151.30元平仓---万国亏16亿元

5月17日中国证监会鉴于中国当时不具备开展国债期货交易的基本条件

发出《关于暂停全国范围内国债期货交易试点的紧急通知》

开市仅两年零六个月的国债期货无奈地划上了句号

中国第一个金融期货品种宣告夭折

后来管金生则被关进了监狱17年

尉文渊被免职

财政部直属并散布内幕消息的中经开则没有任何事情

其实说实话在2月23日多空短兵相接

多方大主力中经开基本控制着主动权

先以80万口在前日的收盘价的基础上提高到148.50元

接着又以120万口攻到149.10元

再以100万口改写150元的记录

盘中出现过200万口的空方巨量封单

但瞬间便被多方收入囊中

这说明违规操作的不仅是空方

多方也存在类似问题

但多方因有财政部的中经开幸运便似乎总是与之相伴相随

空方在最后8分钟竟然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掩盖了多方的违规事实

中国证券市场是多么不公平!

只要你有铁的关系后台,你就没事,如果你没有后台

只是凭借市场手段开拓出来的局面,则不管你能力再强贡献再大

关键时刻也是难逃一劫!
其实最后那次的“保值贴补率”提高到12。98%

完全是多头“公关”攻出来的

他们买了许多国债期货头寸后,就行贿买通财政部官员

让他们非理性地提高,“而将千千万万无辜的中小投资者套死在天花板上

于是,这次“327事件”就成了“中国证券市场瓜分国有资产的一次超级豪华大餐”

中经开在江浙一带证券营业部的私人客户都大赚特赚

将万国证券和所有空头的几十亿资金全部瓜分,造就了江浙一带一大批富豪!

这就是内幕交易的经典之作,其实就是一个“局”,只要舍得花钱

就可以买通原证监会和财政部等其他管理层的官员

使得政策朝自己期望的方向走,从而“赚得不清不楚”
所以很多人说中国证券市场本来就是一个大骗局

股票敢炒否?股指期货能玩否?

看了这黑吃黑事件

不免叫人觉得英雄气短

感慨非常

就连中国当时最大的大机构万国管金生的战无不胜的虎狼之师都一日而亡

想我等散户真的要好好反思一下自己对金融市场的肤浅认识

只有自觉加强自我风险教育
补充----中经开灭了万国---后也破产

中经开主管国债期货的副总裁戴学民,1995年年底在北京遇到不名身份的人刺杀,伤及肝部,戴学民既未报案,也未住院,到医院草草包扎后,当天即乘航班离开北京。此人在1997年前还和部分熟人电话联络过,1997年后下落不明……

与国债327事件同时期的深圳证券交易所也曾经推出过几个国债期货品种

因为当时交易量小,交易所的国债部主管就找来几个同学

说“我们先开个局,就象打麻将一样,张三李四你们两个的公司做多

王五赵六你们几个的公司做空,将交易做得活跃一些

然后将别人诱惑进来,当被骗参与的人多了之后

我们这五个人就一起联手做单边交易或做多或做空

将所有参与近来的其他圈外人的保证金全部吃进我们的腰包

果然发起的那几个人后来每人都赚了几千万

逃到国外后又回来买别墅开公司

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

所以,在深圳的证券圈内,许多人热衷于“打桥牌和搓麻将”而懒于研究行业和上市公司

因为所有赚钱的方式都是他们这些圈内人设的“局”

骗人骗钱的“圈套”

就等着“局外人和圈外人”来钻圈套

很多垃圾甚至部分蓝筹也狼狈为奸去调研和考察上市公司有个屁用!?

后来中经开在“长虹转配股违规上市”中又故伎重演赚了很多钱

后来中国证券市场的几个大系如“涌金系的魏东”、“东欧系”、“金信系”

“汉龙系”的成长发展都与“长虹转配股违规上市”获取暴利有关

这就是中国证券市场的黑幕

最近涌金集团魏东的自杀引来猜测种种,从他的遗书中透露出他长期患抑郁症,但据知情人爆料,他的死绝不仅仅是抑郁症那么简单……
据悉,他及他的集团涉嫌与国发行某行长的贪腐案相关。这位接受调查的行长,是王小丫的前男友,他们的结识也是由涌金集团老总介绍,通过介绍女明星,变相行贿赂,涌金从这位领导处获得巨额利润,并通过自身的基金运作给王小丫炒作巨额基金。
由于王小丫与这位领导相处不合,而后涌金将刘芳菲介绍给了这位领导,两人迅速打的火热,并介入了很多黑幕操作,并获利不菲。
前不久,这位领导被立案调查,相关受牵连的人也接二连三被查,刘芳菲也被中纪委调查,而涌金老总的死也是与此有关。

发表评论

*

*